Roronoa·

一人饮酒醉脑洞 雌篇

落日的余辉,随着古筝琴弦扫动爬过了远处山脉洁白光滑的山峦,落洒在了高楼之上。
秋色满盈,攀上了远处已经干枯的树枝之上,其后的红色高空中的染红的暖云飘过,追随着风逝去。
滴墨染黑的湖水缓缓地涌动着,湖边横斜着几尾木船。
未完全黑下的远处,隐隐约约有几点渔火在闪耀,迎接着回来的行军队伍,那里面却没有我的情郎。
屋檐的纸罩竹灯,灯火闪烁。
秋风扫过落叶,打着转落下在街道之中,秋天的萧瑟。
这浓夜之中,琵琶长萧,寻欢作乐,娇吟啼娥,不敌那房前昙花香,怎敌你为我勾眉时轻狂一笑。
我眉笔已断,发丝渐乱,一腔心甘情愿被多多少少戏中人嘲笑痴情妄念,一曲肝肠断,相思苦,双指扶动,停下时只留下泪流两行。

小女子我唱过去红尘往事,随风随云如烟化作流觞。

为了佳人回眸一笑,谁立下了这毒誓…?
谁是谁非谁相随。

思念至疾,癫狂流离,听那古弦尽断,看那燕去燕归,恍然间,浊酒打翻湿了罗裳,泪珠滴下断了吟唱。

忆起了那少年郎,星眸皓齿,面如冠玉身姿修长,甩一杆长枪虎虎生风,脚步流云唤我娇娘。

我寻君千里,远路迢迢,为君不再留恋花间夜里,只剩那缓缓娇娘声与一壶酒随我四处颠沛流离,拽烂了花鞋,扯乱了裙摆…

今生今世,我的爱我的恨便如此…

百叶飘零,盖住了所有的懵懂无知。

抬头饮那壶中最后的一口浊酿,双眸看着的燕儿南归,落下的羽翼飘零,飘飘扬扬在眸仁模糊中跌落到泥土上。

喝吧,哭吧,闹吧,今欢醉那一场,倒在唐枫间,不复年华,无人相陪。

忆起誓言,想起江山社稷,国家危难,远方烽火狼烟,戎马一生。

幻想那战乱平息后,断眉续上,再唤一声娇娘。

梦吧!一人我饮酒醉,愁断肠,为了谁!

花丛树下,来年春天孩童轻笑,老人对弈,将军解甲而归。

美梦里,佳人成双对…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