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ronoa·

刀剑乱舞 梗戏全员向,烛台切视角。

『食欲之秋』
「すき焼き」
  (寿喜锅)

落日的余辉,慵懒地爬过远处山脉洁白光滑的山峦,落洒在小院之中,秋色满盈,攀上了远处已经干枯的树枝之上,其后的红色高空中的染红的暖云飘过,就像是在追随着风的逝去。
墨玉染黑的湖水缓缓地涌动着,湖边横斜着几尾木船。未完全黑下的远处,隐隐约约有几点渔火在闪耀,迎接着回来的远征队伍,院外的纸罩竹灯,灯火闪烁着。
秋风扫过落叶,打着转落下在街道之中,秋天的萧瑟。

可本丸之中,却又是一片的喧闹,与温暖。

响彻着窗外的秋风蹭过树叶时发出的笛声,耳边炸油的声音显得掷地有声起来,平底锅之中,热油已经晕上了一层金黄,白色微黄的老豆腐被稍长的筷子夹起,在锅中就油滚了一圈,直到被煎的轮廓变金,散出了豆制品的香味才捞起放到一旁的瓷盘中备用。
一旁的炖锅中,海带被热水煮沸,冒着泡咕咚声如泉水,不久就将变成味道浓厚的汤锅底料,那蒸汽仿佛顶起了锅盖,海带的咸味香气,顺着缝隙之中偶然透出,清脆的盖沿落下声,甚至盖过了萧瑟的秋风声,只剩下了温馨。

今天的牛肉实在是太过于感谢远征的队伍了,正统的日本和牛可是一道不可多得的食材…
牛肥膘的油量极其够用,擦完了整个平底锅底后,仍然还有一部分可以以后用来做肉冻当高汤底料。
刀刃摩擦切割的声音,案板交错之声,将和牛身上的肉完整刀功切下来,也要感谢一下辛苦帮忙的长谷部先生啊。
筷子夹起均匀成型的肥牛肉片,匀称地贴到了占整个锅底的六分之一,摊平时,牛油的气味已经被火熏了上来,阵阵的白烟如实质的美食般,勾动着人的唾液分泌。
脱下了手套的手指深入了一旁的砂糖罐子中,少量的撵了一点在指间,均匀地洒在肥牛肉片之上,传统的寿喜锅之中,这种微甜的味道,是为了烘托出食材本身的美味,道理和炖菜有一点点相似呢。
取过一旁的酱油与味咻,少许地滴入了几滴,由筷子将酱料尽量平坦的铺开在整块肉片上,等到肉片变色时,将牛肉规整整齐成弧度完美的一角。

“烛台切,蔬菜基本都切好了,给你放在一旁了啊。”刀刃剁在木板上的声音停了下来,男人的声音又一次响起,尾音中的期待像是没有掩盖,因为这宴会般的准备而流露出些微的轻快。

“那长谷部君先过去吧…?我这边马上就好了”勾起唇角轻笑了一声,响在耳边的是门外有点杂乱的脚步声,但手上铺菜的动作却不曾停下,“记得安抚下等急了的同僚们,不要围在厨房门口喔,再做做收尾工作就过去了。”
下筷的动作利索,陆续地沿圆角弧度放入锅底,按照白菜,葱白,煎豆腐,胡萝卜,金针菇,香菇的顺序铺满了整个锅底。
魔芋丝的位置需要好好处理,因为其中的钙质会让肉质变硬,会影响这道菜的整体温润口感。
最后才能加入茼蒿菜,鲜绿的色彩在暖色汤锅的衬托下不显得突兀,反而这样的对比更加让人食指大动,抬手打开了一旁的高汤锅盖,用勺盛了少许沸腾的昆布(海带)汤料浇在了菜上,盖上了锅盖,小火闷烧。
趁这段时间,磕了几个鸡蛋出来,敲击在瓷碟沿上,清淡的蛋清顺着裂壳流下,然后是嫩色的蛋黄流下,晕成了圆形的饼样在清白的瓷碟之中。
生鸡蛋,可是寿喜锅的灵魂,那冰凉的蛋液除了能给食材一定程度上的降温外,薄薄蛋液包裹的食材也能最大的得到提鲜,作为蘸料来说,是不可或缺的。

现在,这最后一道料理总算是出锅了。
即使是隔着锅盖也是十分浓厚的秋季牛肉鲜味,将乌冬面,小碗与煮好切花的玉米粥放在木盘之上,带上了隔温手套,将生铁制的锅抬起,架到了一旁的微型碳火之上,保持热度地送到庭院之中。
灯火摇曳,只穿了一件单衣却没有感受到深秋的寒冷,身边不知不觉从厨房门口就跟来的人有很多,提着温好清酒与杯盏的人,如同没有酒醒般,一双好看的眸子看着自己端着的汤锅。温柔善解人意帮着拿碗筷的堀川君走在前面和和泉守先生聊着什么。
靠着树下的长谷部君一如既往地严厉,只是眼底却完全没有评判的意思,院中篝火旁的三枪正和栗田口家的短刀们其乐融融的讲着故事,脚下是堆叠好的上一道料理的盘子与碗筷。
大笑声、交谈声、杯盏交错,碗筷敲击的音乐吹散了秋天本来就有的凉意,月亮当空挂着,萧声,歌声,主上的身影,聚集了大家的宴会,组成了一幅倾尽笔墨,却勾画不出的画面。

今天便是深秋了吧,漫漫的枫叶飘散而下,一叶落到了自己的头顶,在自己发呆时,被身后的日本号先生取了下来,拿在指间调笑了一声。

多少离恨梦回今夜,月斜湖上船只轻荡。

细煮,慢品,暖心暖胃,我想这或许就是寿喜锅的魅力吧。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