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ronoa·

俱利烛 吸血鬼 半开车

『吸血鬼设定下的俱利烛前后无差』
  很有诚意的骰输戏

淡金色的眸子微阂着,扣住他有些许长卷的棕发,凑近转而细细地啃咬男人微干的下唇,用舌尖试探地顶住并舔舐自己尖锐的犬齿,又一边唇齿相依,厮摩着一边用鼻尖轻缓磨蹭着对方的鼻翼。
鲜少做这样的事,因此不由觉得十分新奇,带来的快感也令自己乐於尝试。
跟人唇舌相碰间的温度是热的,烫的,和自己冰凉的躯体不同,那浑身压抑的温度气息仿佛全部汇聚到了唇上,与舌尖一点。
一点点用舌尖挠刮人敏感的上颚,一时间再无其他声息只剩下了唇齿之间。
这种感觉是奇怪的,不由地眯起眼环上了男人的腰侧寻求着更多,贴近的躯体之间,那心脏跳动声与血管流过每个经道的声音盖过了细碎的水泽声。

窗帘因风吹动,透过玻璃的晨光微熙,温和而明媚,阳光自天幕一个边角扯出光晕,把清晨的雾气染成了淡金色。
微微欠身分开时,唇瓣分开拉出了暧昧银丝。

但是这样的平静并没有持续多久。
“金色眸子的吸血鬼吗?”男人像是不常说话般低沉的问话穿过了耳膜,不由地发出了嗤笑声,如同在逗弄比自己少活了整整几百年的小家伙所知甚少一般。
苍白不常照射阳光的双手,贴着眼前的黑色皮肤顺着人鱼线伸进了微微合拢的腿间,手掌摩擦着大腿紧实的肌肤往下慢慢滑,直到垂在中间的事物完全展露出来。
没有被眼罩所遮掩的金色眸子微抬,笑吟吟地望着那无所适从的人疑惑这充满了色情暗示的无措。
尖锐的牙尖轻微刺在了腿根,感受到他绷紧的肌肉时才安抚性地伸舌在那微冒出血滴的地方舔舐着。
男人追究的眼光一直盯视着自己,不由地停下了那挑逗他腿侧动脉血管,让其更快跳动的举动。
犹如饮下一瓶即将点火的威士忌一样,那直视着一切举动的眸子仍是冷淡至极,只是越发绷紧的肌肉和喘息声让这冷淡化为了虚伪。

不由地轻笑出声,想起了第一次碰见他的情况。
“想知道吗?那就亲手解开吧。”
抬起头,以一种虔诚的态度,扬起下颚,而那指腹却顺着有龙纹的手腕上厮摩抚摸着,直到对方不耐烦地主动抬起了手,甚至是些许暴躁地扣上了后脑勺,毫无情趣地挑开了盖住右眼的黑色眼罩,任那皮质的布料坠落在了彼此之间。

四目对视之间,在对方同样金色的眸子中看见了,温暖的气氛自眸仁所展现出来后,消失殆尽。

那暴露的右眼中是曾掩盖在了黑色皮料下的罪恶,红色的瞳仁中犹如妖瞳的竖立着黑色的纹路。
看向他时如同看着食物般的冷淡,即使跃动着渴望的光芒,也只是…对于血液的本能。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