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ronoa·

Dante独向自戏

#La Pelle di SETE#(千字刷屏致歉)
        皮肤饥渴症

“I sink through the thing that I once was.”
(我陷入曾经做过的事中无法自拔)

皮肤间的触碰是家人的宽慰,让人迷恋的温暖犹如抱着太阳的热度,这可能就是像任何普通人的家庭那样平淡而幸福。

幼年时期的画面就像是斑驳的色块般交织在脑海中,父亲会在晚饭前牵着自己与Vergil的手在院子里,看着远方尖塔下映衬着的夕阳,低低的云层变成了一块快的红色。

傍晚时,母亲会站在那木门前,用温和的嗓音叫我们吃饭,我会飞速地离开父亲的怀里向她跑去,手臂环上了那珊瑚红与麦芽金的腰肢。那放在自己头上的手掌是温热的,注视着自己的眼神明亮又十分温和,背光的金色发丝在夕阳下更像是初阳,脆弱的身躯,却又高大。

“And all I ever want is breaking my apart.”
(我总想将自己从过去中抽离)

晚风从小巷的深处传来洒在了鼻翼四周,夹杂着的是那杀戮前奏的提醒,死尸的尘沙让人烦闷。

“你所有家人都已死去,为什么你苟活着?”

恶魔细碎的声音让自己重重地打了个喷嚏,不耐烦地指腹擦了擦鼻尖,哼笑声从咧开的嘴角中蹭出,那是个嗜血的弧度。

是啊,这些问题让人好奇,就像我总在意着Vergil现在在哪是一样的。

迈开了步伐向那巷深处走去,弧度的大小迫使自己将那躁动的衣服下摆撂了下去。

为什么总有这些东西来找死?

脚下的幅度大了起来,弓膝滑过了暗处袭来的利爪,翻手抬起银色的巨刃,顶着迎面的烈风与狂杀,暴虐地抬起砸下,上挑下劈的动作粗暴直接,斩断了那本就在摇尾乞怜的恶魔。
呻吟,祈求,痛苦和恐惧,然后死亡,这都是咎由自取。

伴随着苦闷而趁重的颜色在重击下变得支离破碎,快节奏地挥击让肌肉紧绷,如同舞蹈般在那呻吟尖叫中移动,留下的兴许只是红色衣摆划过空气时的短暂凝固。

刀刃砸烂的可不只是这些混帐东西的脑袋,跃起向下膝击的动作看上去像是和街机游戏一样,力度大过了肢体断裂的暴虐,直到脚下所踩着的东西散成一堆毫无用处的散沙。

“See those devil,how funky shake ass move like a fool.”
(看那些恶魔,多么愚蠢的摇着屁股祈求生命)

那灵魂的尖叫惨叫在愉悦着自己,可怜地在寻求最后一点的怜悯,不过既然你们都是沙子做成,就该做好被我揍回烂泥中的准备,这可是只是属于我的幽默,另一个人就不一定了。

“We've been on for a minute, no more feeling alone.”
(我们在一起已经有了一分钟,却不再感受到孤独)

当我只在寻求着那亲情最后在的地方,心灵的某处仍然向往着变成一对普通兄弟,我们可以在一天的清晨同时醒来,可以为了午饭而争吵,可以为了生计而奔波,然后在特殊的日子纪念着父母。

但是复仇和力量蒙蔽了双胞胎中一个人的眼睛。
他在塔顶等待着自己,强硬的态度如同在灰尘遍布的旧塔中追寻着从未存在过的幻影般,那挺直的背脊却又是固执的如芒刺一样。

雨丝淅淅沥沥地像是织好的幕布一样,顺着好久没有修剪过的额发下落,滑过了脸上的每一块绷紧的肌肉,沿落至下颔,与剩下的雨交织缠绕着砸在了脚下,水珠爆裂的音符凑集在一起,上下的音差在缩小,直到彻底的交织在一起,就像是为了再会而专门奏出的乐曲般。

圆月下的蓝色身影只是转过来了一个侧面,那鲜明的轮廓却足以让自己陷入了疯狂,不论是身体还是头脑,都带着战栗,幻想着的血浓于血感。

这不对,这不应该!

但这就是自己想要的,放弃了去当个普通人,向身体中属于斯巴达荣耀的鲜血扬起战旗。想要到几乎不能以疯狂形容,亢奋地拖动着叛逆,巨大的银刃在坚硬的石板上刻出深刻的印子,如同断了的篇章再此刻得到了延续,杂乱的乐符接触灵魂,被满足地兴奋发抖。

武士刀与巨刃的撞击,彼此的距离不会超过五尺,刀刃摩擦而晃出的银花只会让呼出的气体更加热烈,近看下,那是张仍然和自己一样的脸,在脑子坏掉前,却总是背德的想要看见那禁欲的脸上沾染着自己的东西,斑驳的血迹像是颜料盖过那被雨润湿的苍白脸庞,令人迷恋到用手指临摹着那月光下飘渺的轮廓,带着浓烈的血腥味,接触着那刻薄人的皮肤。

No one can best to you,Vergil.
(没有一个人会比你更重要)

世界对我们总是和善的,即使在鲜少的见面中,所有的都是冲突和鲜血。
雨滴的垂落就像是那将自己钉入地板中的银色巨刃一样,沉重的起不来。
抬起的手像是妄图到达的另一温热,差一点,但是差了不止一点…
拒绝自己的是阎魔刀带来的尖锐疼痛。
这就像是我们曾梦寐以求的一切,但是分道扬镳的日子来得迅速,也近在眼前,当我想要阻止时,他已无法停止。如今我们就在此地,也注定会摔跤。
Vergil,承认自己的渴望并不耻辱,但是还有机会承认吗?

“Never wished I understood I traded easiness for adulthood.”
(从不奢望自己深谙世道,最后却仍然用舒适换来了成长)

“所以,这就是你在我不小心碰到你时吵闹的像鸡一样的原因?”年轻的小子那张好看的嘴总是说不出什么好话来,括噪的就连听故事都不能好好听,纵使自己没有告诉他全部。

“Hey,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像你一样吵。”不赞成地扬起了半边的眉毛,自然而然地呛声出声,在他又想要说什么而闹起来时,懒得和他争揪这些,俯身靠近了木桌上的pizza盒捞起一块叼在嘴里。

这渴求的症状从最后一个有血缘关系的Vergil离开后,多久没发生过了…?在被kid碰到前,我还以为自己已经治好了。


第一种是特别希望得到别人的拥抱与爱抚 第二种则是因为缺少爱抚而使皮肤长期处于饥渴状态,久而久之心灵也变得孤独 慢慢地就不愿与别人过分亲密甚至排斥别人的拥抱。

评论

热度(6)